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悔恨





  “唔......事情解决了?”

  慵懒的嗓音淡淡响起,男人抬起酒杯又喝了一口,脑袋里慢慢回想方才张沅都说了什么,余光瞥过包厢内的“闹剧”,最终看向张沅身边的女人,眼眸微微弯起,道:“哦,我懂了,意思就是——

  这位小美人,我的了?”

  “予哥别急啊,听听人家怎么说?”

  “就是就是,别一会儿这位也不愿意,那咱们予哥真是太丢份了,哈哈哈哈!”

  张沅听见身后几个男人的嘲讽,心头一跳,本来就是他为着和岑予搭上话才组的局,没成想找的女人还在关键时刻掉链子,打岑予的脸。

  岑喻安看不上他,万一在岑予这儿把路也堵死了,这他妈什么时候才能借上岑家的东风?

  眼看着岑予笑意渐消,张沅决定不再婆婆妈妈地浪费时间,转过头又问了姜璇一次:“姜小姐,你要是不愿意,那你弟弟和那......”

  “张哥!”

  蹲在墙角里抹眼泪的小姑娘突然站了起来,“我......我愿意陪酒的!还是我来——”

  “滚一边去!早干什么去了?”

  张沅被她打断,不耐烦挥挥手,“去外边找几个小混混,不是愿意陪男人吗?让她陪个够!”

  边上有个小弟嘿嘿一笑:“小少爷,我也好久没碰女人了。”

  “滚滚滚!滚出去弄!别脏了老子的眼!”

  小弟屈膝猥琐附和着,绕到那小姑娘旁边,拽着她向外拖。

  “文文!”姜易叫那女孩一声,又被壮汉用力踩一脚,脸摔在地上费力地咳。

  叫文文的女孩被捂住嘴向外拉,包厢内的其他人见状笑嘻嘻地打趣张沅废物点心,收拾两个小屁孩还这么费事。

  一边是他们的痛苦,一边是他们的作乐。

  多恶心。

  “我陪。”

  姜璇五指握成拳,颤抖着攥紧,然后坚定地抬起头盯住张沅的脸,重复道:“我陪。”

  看了半天热闹的岑予拄着下巴,暗自咋舌,他就这么不遭人待见吗?一个两个的都挺勉强。

  张沅先是怔住,随后哈哈一笑:“还是咱们姜小姐会做生意,一换二的买卖,怎么看都是稳赚不赔。”

  姜璇走到酒桌边上随手拎起一瓶洋酒,声音微哑,问道:“要我做到什么程度,才算让这位‘予哥’高兴?”

  “露露,来。”张沅没回话,转身坐回沙发上,拍了拍自己的大腿。

  “这么多人看着呢~”他身旁热裤吊带的短发女生嘴上拒绝,身子却妖妖娆娆地跨坐过去,挺起胸整个人贴到张沅身上,手里还捏着酒杯轻抿一口。

  张沅毫不客气,大手捏住她的胸脯,边提胯向上顶一下,“不好意思了?那下面还夹这么紧?”

  “呀!”

  露露娇声嗔怪,“您不喜欢紧的?”她搂住张沅的脖子,仰首送上红唇,渡给他唇腔内含着的一小口酒。

  “唔......老子不仅喜欢紧的,还喜欢骚的!哈哈哈——”

  “急什么......咬着了呢......”

  张沅按住露露的后背,伸手拍两下屁股,指尖沿着大腿摸了进去。

  灯光昏暗,在场的几个公子哥都在起哄让张沅表演直播,有的看起兴了索性也勾住身边的女伴亲了起来。

  姜璇被这色情的画面吓到,赶忙扭头避开视线,脸涨得通红,浑身发抖,强压下喉咙翻滚上涌的呕吐感,紧紧握住手中的酒瓶。

  “姜小姐......”张沅和露露接完吻,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,“不会是个雏儿吧?这还没做什么呢,看都不敢看了?”

  众人哄堂大笑,“要我说,姜小姐就应该借着这个机会破了,我们予哥这条件可不是谁都能粘的。”

  再次被提及的岑予懒洋洋地倚在靠背上,什么话也没说,只是晃了晃酒杯,眯起眼睛,像是很期待姜璇接下来的动作。

  “学会了没?去啊,等什么呢?”

  姜璇伸舌润了润干燥的唇,把目光对向一直不发话的岑予。

  他接收到这道隐隐带着期待的眼神,笑了,张开双臂:“姜小姐,来吧,我准备好了。”

  她听见岑予的回答,张了张嘴,却还是什么也没说,一步一步缓缓朝着岑予挪动。

  “姐......呜......”

  姜易一个十七岁的少年,此刻也只能毫无反抗能力地趴在地上,嘶哑着哽咽,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姐姐走到那男人面前。

  然后又分开双腿,裙摆勾在那男人的膝盖上,慢慢坐到他的怀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