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雨歇





  器具缓缓触及到姜璇的腿心,岑予摸索到阴蒂头上的小豆豆,将吮吸口按在上面,直接开到了最高档位。

  橡胶圆口紧紧吮住探出头的蜜豆,以最高频率快速拍打振动,快意从腿心迅速扩散到全身。

  “啊......”

  姜璇的声音因叫得太久已经带上了哑意,突然增大的爽感使她恢复了一瞬间的清明,她挣扎着睁开眼睛,发现床边还站着一个人。

  一个,刚才还埋在她身体里射精的男人。

  被旁观的羞耻感让她咬紧嘴唇,把即将叫出来的声音咽了回去。

  “嗯?”

  半天没听到姜璇的呻吟声,岑予还以为弄错了地方,握住吮吸器的手晃了晃,“宝贝儿,不舒服吗?”他挪开掰着阴蒂头的手指,拍拍她的阴户,“怎么不叫了?”

  色情的动作刺激到腿心,小穴口微微抽动两下。岑予似乎懂了什么:“哦——下面的小嘴也馋着要呢。”

  说着,他腰腹发力摆动,停留在穴肉内的肉棒再次律动起来。

  “嗯——”

  阴蒂和甬道同时受到冲击,伴着耳边噼啪的拍击声,腿心处传来阵阵尿意,姜璇弓起腰,在岑予怀里挣扎起来。

  “嗯啊......不要了......放开......快放开......”

  岑予扣住她的小腹,把打滑的吮吸器摆正位置,死死按住那一点,插在小穴里的肉棒撞击得越来越重。

  “别......别......呀——”

  灭顶的性快感堆积到了顶点,姜璇哆哆嗦嗦地大张双腿,在持续绵长的高潮中,媚肉疯狂痉挛,绷紧的神经突然放松,尿道内积攒的液体按耐不住一股脑喷出。

  岑予顶进最深处射了出来,浓郁的精水混合着清液流在床单上晕开。

  姜璇失了所有挣扎的力气,瘫在床上。

  她......尿了?

  “哈......”岑予大口喘息,丢掉手里的吮吸器,压低身体捉住她的唇,“嗯......宝贝儿,老公弄得你舒不舒服?嗯?”

  眼泪顺着眼眶一滴一滴淌出来,姜璇大脑一片空白,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,舌头被他吮在口中,只能含含糊糊道:“尿了......”

  她眼前泛黑,机械地重复着:“唔......对不起......我没忍住......”

  岑予咬咬她的舌尖:“一会老公收拾,困了就睡吧。”

  “嗯......”

  姜璇随便答应着,眼皮慢慢合上,连续两天高强度的性爱让她的身体疲惫不堪,只想好好休息。

  急促的呼吸逐渐平缓,她脑袋一偏,昏睡了过去。

  女朋友累得不行,岑予体贴地抽出床头纸巾,替她擦拭激情过后的狼狈。

  “学会了没?”

  岑予一脸餍足,好心指导一旁观摩了全程的岑喻安:“你这两天做了这么多次,她喷过吗?没有吧?”

  “无聊。”

  岑喻安沙哑着声音噎了岑予一句,转身离开房间:“你还是想想等她醒了之后该怎么处理吧。”

  “嘭。”

  房间门被甩上,岑予被他这副清高样气笑了。

  看得裤裆都他妈快撑裂了,岑喻安当他瞎的不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