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味道、声音





  “还要上来?干什么?”

  岑予问完就后悔了,抬手用力敲了自己脑门一下,心里骂道:操,还能干什么?干他女朋友呗。

  “是要一起还是?”

  “不......”岑喻安刚想反驳,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。想了想,却懒得解释,不管干什么,总归离不开床上那点事。

  岑喻安掏出口袋里最后一支药剂,丢向岑予的方向:“中午的应该没效果了,喂半管就......算了,还是都喂进去吧。”

  反正他也用不上了,留着干什么?

  岑予下意识举起手接住那支药,很快缓过神,听懂暗示后吹了声口哨,迫不及待地站起身。

  “您还真是我亲哥。”

  说完,岑予叁步并两步急冲冲地直奔二楼房间,准备和情事将歇的女友“大干一场”。

  岑喻安看着岑予离去的背影,低嗤一声,突然想起陈特助昨天查到的事还没来得及处理,想了想,还是打了通电话。

  “喂?”

  他没注意到,转过身的岑予立马阴沉了脸,轻啧一下。

  还不够,还差一点。

  *

  岑予推开门,看到姜璇脸色苍白,她围着被子,就那样安静地坐在床边。

  她怎么这么听话?都不跑的吗?

  岑予疑惑一瞬,余光瞟见床边地板上七零八碎的裙子和团成一团的内裤,顿时反应过来。

  还是他哥有先见之明,衣服裤子都给她扒干净剪碎,清醒了又能怎样?你有胆子光着身子跑出去吗?

  姜璇听见开门的动静,整个身子明显抖一下。

  “别怕,我过来看看你。”

  他上前两步,坐到姜璇身边,隔着被子搂过她僵直的腰身,鼻子凑到她的脖颈间轻嗅。

  鼻腔内飘荡着难以形容的味道。

  有一丝姜璇平时用的洗发水的淡香,以及他送给她的玫瑰香水的花香。

  但更多的,还是他熟悉又陌生的,男女交合时流出的淫水散发出的腥味。

  岑予喟叹不已:“宝贝儿,太香了。”

  “本来身上就香,给岑喻安肏过之后怎么就更香了呢?”

  姜璇僵硬的身体这才有了动作。

  她抬起头,通红的眼珠恶狠狠地瞪着他,也不管身上的被子会不会掉下去,手指揪住岑予衬衣领口拉低他的身体,张嘴咬上他露在外面的锁骨。

  尖锐的虎牙刺破薄薄一层皮肉,舌尖很快就尝到了血腥味。

  “乖孩子。”

  岑予把她按在怀里,就算被咬出血也不反抗,反而更加兴奋。

  他扯下姜璇盖在身上的被子,掌心抚摸她滑腻的背,低头嗅吻她的头顶,嘴里叫着她:

  宝贝儿、宝贝儿、宝贝儿。

  姜璇松开牙齿,唇瓣贴在他的锁骨上微微颤抖:“我要回家。”

  此刻见识到岑予不似正常人的一面,她不敢挣扎,任由那双手在她身上作祟,声音略微急促,再次重复:“岑予,放我回家。”

  “嗯?宝贝儿,怎么了?”

  大手罩住她丰盈的乳,不轻不重地揉捏,岑予失去耐心,憋了两日的情欲快要把他逼疯了,压根不想听她说什么。

  手指扣弄着那对娇嫩的乳尖,他嗓音沙哑道:“这两天一直给我哥了,都没和老公做,趁着他有事我们快单独弄一次,一会儿他还要过来呢......”

  姜璇牙根打颤,腿心还流着黏腻的水儿,在听清岑予的话后彻底崩溃:

  “你就是个畜牲!放开我!我要回家!”

  *

  “......我知道了。”

  “学校地址发给我。”

  岑喻安还想交代些什么,却隐约听见二楼传来些低低的哭声。

  “先这样。”他当即挂掉电话,抬眸看向自己的房门。

  岑予进他房间的时候没关门,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,二楼最开始传出来的吵骂声渐消,慢慢演变成若有若无的泣吟。

  “嗯——唔唔”

  是他记忆中那道柔软的,似愉悦似痛苦的呻吟声,也是陪伴他度过这段时间每一个失眠夜晚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