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「玩得尽兴~」(1 / 2)





  傍晚,燥热一整天的空气变凉,晚风顺着打开的窗户吹进屋里。

  床上的女人慢慢睁开眼睛,意识回笼,这两日和岑喻安疯狂交缠的场景也一同涌入脑海里。

  一开始岑喻安不太熟练,胡乱亲几下就想插进来。她疼得不舒服,不停地哭,他就退出去下床出了门。

  朦胧间,不知过去多久,那个男人带着一身热气回来了,窸窸窣窣的声音钻进耳朵里,她的腿被打开,两根手指掰开她最脆弱的地方,一个温热的、正在嗡嗡震动的东西贴了上去。

  她想躲,他就架住她的腿窝,按下开关调大了档位。

  熟悉的快意袭来,姜璇避无可避,绷紧足背,濒临崩溃的窒息感使她叫出了声。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把那个东西拿走的,换成了一根更粗、更烫的。

  躺着,卧着,又或者是跪在床上。不论是什么姿势,他都能精准地撞进最深处,听她失控长吟,再一遍遍射在她身上。

  姜璇瞳孔涣散,静静躺在床上。良久,她抬起胳膊挡在眼前,泪水无声流出,沿着眼角滴落到枕头上洇开。

  她和男朋友的哥哥睡了。

  并且还是被男朋友岑予亲手送上了他哥哥的床。

  「去我家吧,放心,我爸妈不在家。」

  「宝贝儿,想在我自己床上肏你。」

  「我哥?我哥一般不回家,他在公司附近有房子。」

  「乖,就喝一口,不醉人的。」

  清醒前的最后一刻,她看到楼上走下来一个不算陌生的男人,漆黑的眼眸死死盯着她,而自己明明穿着衣服,在他的注视下就像被脱光了一般——赤身裸体、无处遁形。

  那人走到她面前,俯身打横抱起她走向楼梯间。

  她察觉到不妙,但又无力推脱,求助的目光看向自己的男朋友,接着听到他说:

  「哥,玩得尽兴~」

  ......

  “呜......”

  她小声啜泣,一时不知道自己该为了什么而流泪。

  *

  岑喻安洗完澡,随意擦几下头发,准备下楼做晚餐。因为要和姜璇放开了做,他给阿姨放叁天假,早中晚餐统统自理。

  “呦,出来了?”

  岑予坐在餐桌旁沏茶,远远举起茶杯做个“干杯”的动作:“哥,真人不露相啊。”